首页|行业新闻|教育舆情|政策观察|素质教育|中考高考|考研读博|考证自主|职业技能|体育文艺|时尚健身|出国移民|健康教育|育儿早教
首页 > 中考高考 > 我和女儿的“分床之争” > 正文

我和女儿的“分床之争”

核心提示:   我家的分床趣事,追溯到羽儿出生五个月的时候,我看到一本育儿书上说孩子应该和家长分开睡,就去家具厂特地定做了一张小木床,长 1.5米,宽1.0米,周围有护栏,并刷上粉红色的油漆,小床紧紧挨着我的大床。那时候正好是冬天,晚上羽儿在大床上熟睡后,我再把她抱回小床睡,后来我发现把羽儿塞到睡袋里很方便,一般她蹬不开,这样母女俩都能舒舒服服地睡安稳觉,一个冬天睡觉都很好,羽儿就像水泡豆芽一样,一天一个样长得快……

  我家的分床趣事,追溯到羽儿出生五个月的时候,我看到一本育儿书上说孩子应该和家长分开睡,就去家具厂特地定做了一张小木床,长 1.5米,宽1.0米,周围有护栏,并刷上粉红色的油漆,小床紧紧挨着我的大床。那时候正好是冬天,晚上羽儿在大床上熟睡后,我再把她抱回小床睡,后来我发现把羽儿塞到睡袋里很方便,一般她蹬不开,这样母女俩都能舒舒服服地睡安稳觉,一个冬天睡觉都很好,羽儿就像水泡豆芽一样,一天一个样长得快!后来一天晚上,羽儿竟从睡袋里爬出来受了凉,得了气管炎,我受尽亲朋好友的“指责”,伴随着羽儿的这次生病住院,婴儿时期的分床举措以失败告终。

  第二次分床是在羽儿上幼儿园小班的时候,羽儿刚刚三岁,我看幼儿园的小床竟然和我家的样式一样,就把粉红色又刷成天蓝色的油漆,羽儿既自豪又新鲜,愿意自己睡小床,小床放在我房间的一侧,照顾也很方便,我还准备了一个复读机,播放她喜欢听的故事,听着听着就睡着了。那时候我得了腰间盘突出症,正在治疗,羽儿很懂事,说妈妈胳膊疼(其实是腰疼),不能搂她睡觉,所以很自觉地去自己的小床睡。这个小床伴随着她睡了两年之久!后来小床显小了,已经不能满足羽儿成长需要了,羽儿就回到我的大床,我的大床又换了更大的床,暖暖和和在我的大床过了冬,真是应了那句“分久必合”的真理!

  第三次分床,其实应该是分屋睡了,是羽儿小学三年级。有一天羽儿偷偷告诉我说,老师让自己单独睡的同学举手,还表扬了这些举手的人,她一激动也举了手,老师已经知道她和妈妈分床睡了,她撒了谎,说着说着就哭起来。我问羽儿,你想自己睡吗?羽儿点点头,小声说:“我有点害怕,试试吧”,我一听既然羽儿主动提出自己要单独睡,看来时机成熟,何不趁热打铁让她学会独立,于是立刻去商场买回来一个漂亮的儿童床。刚开始,我和羽儿一起睡在小床上,陪她睡,等她睡着了再离开。过了一段时间,她自己睡,就是必须开着灯,等她睡着了我再去关灯。当羽儿生病或遇到挫折时,我就与她暂时同睡,坚持下来,羽儿就养成了独睡的习惯。羽儿的适应期不长,不到半年就不再害怕,不再依赖妈妈了,女儿的分床之战取得了最终的胜利!

  文/婵羽

责任编辑:admin

吉ICP备11002400号-21 教育行业的信息博览在线展示平台 服务QQ:175529508 e-mail:zk8312@163.com

本站部分资源来自网友上传,如果无意之中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本站,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