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X射线机辐射疑超支8000倍16名医院员工从同事故患癌病友

2019-12-26 编辑:admin 来源:互联网 阅读次数:
  导读: 王霞她们对17名患癌职工进一步了解发现,除有4人患癌与此环境无关外,其余患者均在主楼里工作过,而在配楼里工作的员工目前无一人患癌。因此,王霞和张梅更加怀疑,医院癌症高发生率与电离辐射泄漏有关。...
王霞她们对17名患癌职工进一步了解发现,除有4人患癌与此环境无关外,其余患者均在主楼里工作过,而在配楼里工作的员工目前无一人患癌。因此,王霞和张梅更加怀疑,医院癌症高发生率与电离辐射泄漏有关。

【版权声明】本文由企鹅号作者津云创作,在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下属平台独家发布,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2013年新年刚过不久,王霞(化名)查出了肾癌。

作为一名从医二十多年的超声科医生,王霞见过许多癌症患者,见过他们太多的悲欢,但没曾想过这次轮到自己了。

2015年底,王霞的同事张梅(化名)出现白血球下降、身体乏力等症状,出于职业的敏感,张梅马上做了进一步检查发现了自己患上了结肠癌。

王霞和张梅均是重庆市沙坪坝区中医院(以下简称“沙区中医院”)职工。从2008年到2013年该医院已有多名职工患癌。

起初,她们并不知道患癌的原因,直到张梅偶然间看到在医院病房内移动X射线机(以下简称“移动机”)频繁使用,才怀疑患癌与电离辐射泄漏有关。

医院多名职工患癌

王霞和张梅由同事变成了病友。她们都经历了手术,但今后是否复发二人并不清楚。

王霞在沙区中医院工作了二十多年,退休前在医院从事着超声和心电图检查的工作。张梅是该院妇科医生。

当年的放射科

她们患癌后,自行统计了一份名单,沙区中医院约有280名职工(包括退休),患癌的员工有17人,年龄从40多岁到70多岁不等。截至目前,已经有8名患癌职工离世,她们认为这家医院职工患癌的比例过高。

此外,她们发现这些职工中,有16人是2008年以后患癌的。

2008年7月,对沙区中医院来说是重要的转折点。

医院搬家X射线机防护不到位?

2008年7月,因为城区改造,沙区中医院由沙区小龙坎搬到沙区天陈路66号附55号一个居民小区的底商。

当年的沙区中医院外景

王霞说,搬家时医院和职工说暂时在小区待2年,医院的新址正在建设。没想到,新址建设因为各种原因一拖再拖,直到2018年医院才进驻新址。也就是说,沙区中医院在居民区待了10年。

如今的沙区中医院新址

王霞记得,小区两层楼的底商作为沙区中医院主楼,其旁还有小区另一栋楼的部分作为医院配楼。主楼一楼有急诊,放射科等;二楼最重要的包含B超、心电图室,化验科,妇科,骨科病房,骨科手术室等。王霞和张梅所在的科室都在主楼二楼。

骨科是沙区中医院的特色科室,前来骨科就诊的患者较多,X射线机使用频率高。

一楼放射科有固定的X射线机,二楼除了骨科手术室有一台固定的C型臂X射线机外,还有一台床旁移动机。

王霞说,床旁移动机大多数都用在骨科病房和内科病房,为行动不便的患者做照射检查。移动机几乎每天都有使用。

起初王霞她们并没有发现什么端倪。直到一次偶然发现,放射科同事使用移动机给患者照射时,他们穿着铅服,躲在一面厚墙柱后面,用遥控器控制着移动机。

身穿铅衣的工作人员正在使用移动机

后来王霞得知,放射科同事躲的那个墙柱是实心的承重墙。然而之前,在移动机周围工作的人员均无任何人指导他们要做好安全防护,而王霞和张梅的科室离骨科病房就只有一墙之隔。

心电图室和病房只有一墙之隔

她俩发现,科室的墙都是用薄石膏板打的临时隔断,里面是空心的。二楼骨科手术室内两面墙和天花板都是普通材质,手术室防护门下方有很大的空隙。

当年医院手术室防护门下明显有缝隙

一楼放射科的门看着像是木门,门下方的缝隙也较大。王霞曾用报纸测试,缝隙竟然能塞进48张报纸。

当年的放射科疑用木门

她们还发现,放射科工作人员随身都佩戴有射线剂量仪,能检测他们受到了多少的辐射泄漏量,而其它科室的员工则没有剂量仪。

2009年下半年开始,院内多名职工出现脱发、白血球下降等免疫力降低症状。王霞等人即向院方反映,院方才对骨科手术室中的两面墙壁上涂了钡剂。

不过,另外两面墙依然是普通玻璃,因为这两面墙外是小区人行道空间。但医院对床旁移动机周围仍然没做有效防护。

王霞她们对17名患癌职工进一步了解发现,除有4人患癌与此环境无关外,其余患者均在主楼里工作过,而在配楼里工作的员工目前无一人患癌。

因此,王霞和张梅更加怀疑,医院癌症高发生率与电离辐射泄漏有关。

医院多次因“两证”问题被处罚

津云记者来到沙区中医院当时所在的小区看到,底商一楼被一家中医馆使用。靠近小区大门拐角处有一个出入口,进入后发现,二楼楼梯间仍有“院务公开栏”的牌子。

沙区中医院租用的小区底商如今变成了一家中医馆

二楼巨大的空间内只剩有承重墙和立柱,而当时科室间的临时隔档已被拆除。

当时沙区中医院二楼临时隔档已经拆除

初步统计,沙区中医院当时所占用的区域长度约100米,宽度约20米。

据小区居民介绍,沙区中医院是被当地政府安排到小区底商的。医院在这待了10年,并没有听说医院有辐射泄露。小区底商一楼当年还有一家老年活动中心和一家儿童绘画室。

针对医院不良的X射线环境,从2014年开始王霞和张梅就向各级相关政府机构进行了投诉,并在2016年通过律师申请了政府信息公开及行政诉讼等司法程序。

从信息公开的部分材料中,津云记者看到,早在2008年8月20日,当时的重庆市沙坪坝区卫生局(以下简称“沙区卫生局”)就针沙区中医院所用X射线机的情况下达了《当场行政处罚决定书》,查明的违背法律规定的行为是,医院迁建后开展放射诊疗活动未按规定进行建设项目职业病危害预评价和控制效果评价,未经卫生行政部门验收,擅自投入到正常的使用中。

2009年至2013年,沙区卫生局连续5年给这家医院下达了《卫生监督意见书》,监督意见包括“取得《放射诊疗许可证》之后方可开展放射诊疗活动”。也就是说,在这5年时间里该院在没有取得《放射诊疗许可证》的情况下一直在使用3台X射线机。

其中一份卫生监督意见书

王霞介绍说,《放射诊疗管理规定》第十六条指出,未取得《放射诊疗许可证》或未进行诊疗科目登记的,不得开展放射诊疗工作。

此外,取得此许可证必须要有多项危害评估及验收报告等通过卫生部门审查。

2013年12月在沙区中医院没有危害评估、验收报告等审核前置条件下,沙区卫生局就给医院颁发了《放射诊疗许可证》。

沙区环保局在2009年10月颁发给沙区中医院的《辐射安全许可证》,仅凭医院的一个《辐射应用环境影响登记表》就发给了医院该证,并没有危害评估、验收报告等手续。

令人疑惑的是,医院从2008年7月进驻小区至2009年10月“领证”前,难道在“无证驾驶”吗?

2015年至2017年,重庆市沙坪坝区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以下简称“沙区卫计委”)又连续3年给沙区中医院下达了《行政处罚决定书》及《当场行政处罚决定书》。处罚原因包括手术室的X射线机未进行预评价和控制效果评价,未经过竣工验收擅自投入到正常的使用中。

王霞不明白,为何当时的沙区卫计委、沙区环保局下达了这么多整改和处罚,医院没有对外公布,而且也没有改正。

移动机猫腻多?

记者查询公开资料发现,2008年12月沙区中医院填写的《辐射应用环境影响登记表》中,没将移动机登记在内。

2009年10月沙区环保局向该院颁发的《辐射安全许可证》和2014年10月重庆市环保局向该院颁发的《辐射安全许可证》中,也都没将移动机登记在内。

2013年和2016年沙坪坝区环境保护局(以下简称“沙区环保局”)2次对医院下达了《行政处罚决定书》。2次处罚原因均包括医院移动机未办理《辐射安全许可证》。

此外,2011年一份受理编号为“渝朕放检字(2011)073号”,由重庆渝中朕尔职业医学研究院出具的《检测结果报告》显示,沙区中医院骨科病区的移动机在距球管1米处,空气比释功能率(μGy/h)的检测值为20000。

王霞查阅了《医用X射线诊断放射防护要求》,其中规定,带有自屏蔽防护或距X射线设备表面1米处辐射剂量水平(检测值)不大于2.5。难道当年的检测值是相关标准的8000倍?

为何医院不把床旁移动机填写在登记表里呢?医院害怕什么?移动机辐射泄漏量如此之高,为何医院不整改呢?此外,移动机辐射泄漏量严重超标是在王霞和张梅患癌前,她们患癌是否和这些情况有关呢?

6年很多次维权未果

王霞和张梅多次找到医院领导协商,但医院称,如果相关政府机构有个说法、法院判决医院有错或者证明二人的患癌与医院有关,医院就会理赔。

但王霞和张梅认为,X射线泄漏肯定对她们身体造成了伤害。至于受到的伤害是否与患癌有关,需要专业机构进一步鉴定。

2014年王霞开始向有关部门投诉,2016年王霞和张梅二人通过律师走上了司法维权的途径。

2016年8月她们向重庆市环保局提交了《行政执法申请书》,大致内容是反映医院长期有不良X射线环境,以及行政监管有违背法律规定的行为等情况,并请求重庆市环保局重视,公正调查,依法履行其行政执法职责,以书面形式将调查情况及处理结果告知当事人。

同年9月,重庆市环保局的回复函中称,二人应当向沙区政府或有管辖权的法院提起行政诉讼。此外,重庆市环保局责成沙区环保局对部分内容调查处理,并将相关处理结果回复二人。

由于二人对重庆市环保局的回复不满,于是将重庆市环保局告上了法庭。她们的诉求是:

一、请求法院依法判令被告撤销其于2016年9月6日作出的《重庆市环境保护局关于回复行政执法申请书的函》第一项的答复。

二、请求依法撤销重庆市沙坪坝区中医院于2008年12月8日填报的辐射应用环境影响登记表批复及环保竣工验收意见,以及重庆市沙坪坝区环保局于2009年10月30日和2014年10月30日作出的编号为渝环辐证[A3004]的两份辐射安全许可证,依法履行其法定职责并重新作出答复。

此案经过渝北区法院、重庆一中法院、重庆高院、重庆市检察一分院的裁定、撤销、判决、抗诉等各环节,最后她们来到了最高法院第五巡回法庭。

王霞说,最高法院第五巡回法庭的法官支持了她们的诉讼请求,并同时2次指导了她们去相关法院要求纠正重庆市环保局回复违法的行为,认为重庆市环保局应该履行其法定职责,重新给予王霞她们调查回复。

一个普通的行政案子历时了3年多,遗憾的是至今仍未得到错案的纠正。王霞她们不明白为何维权如此艰难。

新院放射设备管理严格

津云记者找到了沙区中医院新院,新院设施较完善,二楼的放射科管理更是严格规范。

放射科距离门诊和其它科室较远,大门使用的全部是铅门,门外的安全提示更是随处可见。放射室内有“请用防护用品对非投照部位进行遮挡”的提示。

沙区中医院新址的放射科“豪华”防护门

一名长期从事医疗设备维护的工作人员和记者说,放射设备的安装和使用有专门的要求。放射室门和窗户的铅坯厚度必须超过1.5毫米,且均不能有缝隙。放射室必须使用厚度超过24厘米的砖墙建造,砖墙内还要刷专用防辐射涂料。移动设备在使用时必须用铅屏风隔离。

沙区卫健委:我们履职没问题

沙区中医院对此暂未回应

记者联系了沙区卫健委,相关科室工作人员表示,对于二人的投诉,沙区卫健委已经受理,在二人申请信息公开后,相关科室已经把公开的材料提供给了二人。

沙区卫健委对沙区中医院的违规行为进行了处理,卫健委的监管和履职没问题。

当记者表示,为何沙区卫健委(原沙区卫计委)多次对沙区中医处罚后,沙区中医院依旧“屡教不改”?工作人员称,此问题可询问沙区中医院。

记者联系沙区中医院医务科,工作人员表示,没听说李霞二人的维权情况,可能是医院领导在处理。随后这名工作人员称,即便他了解情况也不便电话里说明,记者提出通过发送采访函或者提供采访证件后对方是否能接受采访,这名工作人员表示,将请示领导后给记者回复。截至发稿时,对方并未回复。

(部分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津云新闻记者 王曾 发自重庆


本文关键词:

文章出自:互联网,文中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有侵权,请您告知,我们将及时处理。

 
 

吉ICP备11002400号-21 教育行业的信息博览在线展示平台 服务QQ:175529508 e-mail:zk8312@163.com

本站部分资源来自网友上传,如果无意之中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本站,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